欢迎光临!

正文

”其余诸人亦各自叩首

Jun 05
admin 2020-06-05 13:25 新闻资讯   浏览量:   次

却说张伟与何斌各坐一乘马车,那陈永华却没有马车,张何二人又无法载他,只得自已骑了一头健骡,慢腾腾向东安镇外的蔗田而来。一出东安镇外数里,便是绵延数千亩的蔗田,虽说是试种,但在人力与田地足够的台北,种上几千亩蔗田却又如何?这甘蔗生长需气候温热,雨水充足,台湾地处热带,一年四季皆是炎热非常,冬季时气温也比内地春天稍热,雨水又多,正适合这甘蔗生长,放眼望去,数千亩的蔗田丰茂异常,一阵微风掠过,数米高的甘蔗随风而舞,沙沙做响,比之在内地种植,不但枝干高大,筋骨也甚是饱满。陈永华向张何二人笑道:“两位,这蔗田里摇的可都是银两,小弟先敬贺了。”何斌也笑道:“志华这着棋算是下对了,这台湾之地当真是甘蔗生长的宝地,适才我劈了一根略尝了一下,汁多味甜,根茎饱满,当真是上品。若是榨出白糖来,一出口便是几倍的利。”张伟谦逊道:“此事不过是小弟一时蒙对了,算不上什么。复甫兄方是大才,只可惜不肯相助,唉!”陈永华淡然一笑,说道:“志华兄,不是小弟不肯相助,实在是家父严令小子不可胡来,只盼有朝一日志华兄放我们回乡,小弟还要进京赴考呢。”张伟暗想:“看来若想得到这些儒生相助,非得有个名份不可。不过愿意招安海匪的熊文灿还要过两年才来福建做巡抚,现在可没有办法。况且,一旦招安,做了明朝的官儿,将来再反叛,总归会落个骂名,这事情到真是为难的紧。”当下不便再劝,三人沿着蔗田转了一圈,商议好制糖办法,又定下十万亩左右的新值蔗田范围,由张伟何斌牵头,凑股募人耕种,所收甘蔗,皆归公有。三人一直转到夕阳西下,暮色渐渐笼罩四周,方才打马而回。张伟因见陈永华骑姿笨拙,强拉着他上了自已的马车,自已却是骑了陈永华的骡子,跟在马车后面向镇北镇方向行去。此刻的镇北镇却不同于半年之前,离镇外里许便可见镇墙外刁斗的灯笼亮光,待行得离木栅站稍近些,便听到有人喝道:“外面是什么人,怎地这时候才回。”张伟笑喝道:“刘国轩,你这狗才,连爷都不认识了。”里面那汉子“唉呀”一声,忙令道:“快开营门,是张爷回来了。”只听得营门吱呀一声,几个镇丁提着灯笼开了营门,向张伟陪笑道:“爷,不知道是您老人家回来了,小的们得罪了。”张伟笑骂道:“他奶奶的,你们忠于职守,哪有错了。还有,老子很老么,怎么就成老人家了。下次若是这么肉麻,到是要把你们送到施爷那儿,让他好好赏你们一顿板子。”众镇丁诺诺连声,不敢再乱拍马屁,到是见张伟骑在走骡上,而陈永华到是堂而皇之坐在车牌为0001的马车上,众镇丁心下诧异,却也不敢多问。到是刘国轩向张伟笑道:“爷,您怎么骑着走骡,却让陈大公子坐马车?”张伟摆摆手说道:“这骡子在这黑地里怕把复甫摔了。国轩,你怎地在此?”刘国轩答道:“吃罢饭无事,便来查查这些人有没有偷懒。”那些镇丁闻言叫起撞天屈来:“刘爷,我们怎敢,若是疏忽出了事,咱们的脑袋都保不住,哪敢偷懒!”刘国轩却不理会,向张伟说道:“爷,咱们鸡丝卫士都快一千人啦,现下镇上的人见了咱们就鸡丝鸡丝的叫唤,这可真是羞杀人,还是另换个名称吧?”张伟也是一笑:“当初你们人少,我只不过是随口命名罢了,现下人数这么多,我这几天正考虑改名,设官制,你不要急,待我和施琅商量一下,便给你个回复。”说完在骡子屁股上打了一鞭,与陈永华一起向自已府中行去。虽然陈永华不肯归顺投效,但张伟一直愿意与陈永华多加接触,即便陈永华对他的现状不肯加一词,但两人在一起谈谈说说,也是愉快。陈虽年少老成,言语谨慎,但毕竟是非凡之人,见识远比陈施两人高卓,张伟与他无事便闲谈,到也觉得收获颇多。两人堪堪行到张府门前,正看到正门处悬挂的“张”字灯笼,黑暗中却突然窜出来十几条身影,张陈两人皆是浑身一激灵,只道是来了刺客,张伟正待大叫,却见那些人影突然矮了半截,却原来都跪在了地上。“你们有甚冤情,明日去找镇首处理,怎地直接跑到这里来?”张伟因见众人跪下,料想定是四镇中有人起了纠纷,不愤之下来寻自已告状,他原来遇着此事,都极欲过一过清天大老爷的瘾头,却不料审过几次案子后,方发现清天却不是那么好当的。甲告乙偷牛,乙却说假胡赖,双方各执一词,各说各理,直搅的张伟头疼。想起什么老马识途辨贼法来,却是没有那牛的影子,如何拿来识途?本来想打乙几十大板,却想到不能滥用刑讯,只得楞在堂上,不知如何是好。后来还是寻了德高望重的老人来断,又访问甲乙的品行,纷扰了多日,方能了结这种官司。张伟在经历过若干次失败后,才深刻的体会到了“术业有专攻”的真知灼见是多么的有道理。从此便不敢审案,遇到有什么人来诉冤,便直接推到镇首那里,自会有专门从内地请来的积年刑名师爷来审理,虽是如此,张伟却也对中国式的审案断案办法很不满意,只是一时半会找不到更好的办法。只得待将来有条件时,专门聘请西方的法律专家来制定和教授专门的法律知识。现在见一群人跪在地上,张伟躲之唯恐不迭,哪敢有什么说法,当下便劝这伙人去所在镇的镇首那边诉冤,自已却是万万不敢多嘴了。却说那伙人中跪的稍前的是一年轻人,身材瘦弱,面黄无须,人虽年轻,却是有一脸的皱纹,当真是苦相十足,只是两眼冒出精光,人显的极是精明。他看了一眼张伟,却不答话,只向坐在马车上的陈永华说道:“张老大,我们是特地来投奔您的,想在您这儿讨口饭吃。”陈永华一陈尴尬,正要说出自已不是张伟,张伟却向他使了个眼色,陈无奈,只得向张伟说道:“你问一问他们。”张伟假模假样的诺了一声,乃问道:“你们是何方人士,因何要投奔这台湾。”那人看了一眼陈永华,便向张伟答道:“小的冯锡范……”“辣块妈妈的!你就是‘半剑有血’冯锡范?”那自称冯锡范的人一楞,回话道:“这位爷,在下是冯锡范,可不是什么半剑有血。可能是弄错了人啦。”张伟话一出口便自后悔,听得冯锡范这么回话,便笑道:“正是。我那号称半剑有血的朋友年纪大的很了,和阁下是不相干的。”那冯锡范盯了张伟一眼,又说道:“小人是福建厦门人氏,自幼习得一身好武艺,因家境贫困,这几年一直在外闯荡江湖,颇认识了一些朋友,此番在海上听说张大哥在这台湾做的好大事业,因小人年纪渐长,也想投个明主求过几天安稳日子,故而带了几十个兄弟来投效,请张大哥收留!”说罢,将头一低,静等着坐在马车上的陈永华说话。谁料等了良久,竟然只听得那马车轮声辚辚响起,待抬头一看,那张伟坐在车上已去的远了。冯锡范心头大怒,原料想即便不是热情相待,最少也会温言收留,却不料这张伟连句招呼也不打,就那么扬长而去。当下悻悻站起,拍拍膝盖的灰尘,向身后诸兄弟说道:“既然这张爷不看好咱们,歇休一晚,咱们便回内地去罢。”随他同来的也不是什么好人,当下各人站起,也不顾张伟骑在骡上还在,便满嘴“伊娘”的问候起来,张伟见他们乱纷纷闹了一气便要离去,含笑问道:“我那朋友不管这些俗务,故而进去歇休去了。各位却因此生气,这便要走了么?”冯锡范没好气道:“这位小兄弟,咱们是要投靠张大哥奔一番事业,张大哥既然不理会我们,却还留在此地做甚,你还不快点进去服侍,小心那张大哥恼了,责罚于你,我却是过意不去。”张伟暗道:“这家伙到是没有历史记载上那么坏心眼,居然还知道劝老子小心侍候,看来人是一样的,就看跟了谁。那郑克爽是个无能之辈,这冯锡范当然要做乱,在我手下,却是休想。”当下微微一笑,向冯锡范笑道:“适才却是你们误会。那马车上坐的并非是张伟,在下正是张伟,那位是在下的朋友陈永华陈先生。”冯锡范惊疑不定,问道:“那适才我向人打听,听说张大哥爱坐那种奇奇怪怪的马车,怎地阁下是骑骡而来?”“我与陈兄一同出门,天晚他不善骑术,故而将马车让与他坐,我却骑了他骡回来。诸位,不要多想,大家都是英雄豪杰,我张伟平生最爱好汉,各位千里来投奔于我,我怎么能慢待各位!”冯锡范尚未答话,张伟便向宅内大喝道:“怎地人都死光了么?还不快出来侍候!”话音未落,一群仆役便忍着笑跑将出来,自去将张伟的走骡牵了进去,又有数人将冯锡范等人引了进府,先带到厢房等候,待张伟梳洗更衣完毕,自又有人将冯锡范等人引入花厅,众人呆立片刻,只看到那花厅内陈设奢华,又见那当中酒桌上摆放着美酒炖肉,各人傍晚至台,一直在张府外苦等张伟,肚子里早就是空空如也,当下看到酒肉在前,虽努力克制,生怕失礼,那肚子却是忍不住叫将起来,一时间这花厅内腹鸣如雷,到也热闹非凡。张伟还未进房,便听到房内腹声如雷,心内暗笑, 河南快三表面上却是做出一副愉悦表情, 福建11选5将门一推, 福建十一选五便自走了进去。那冯锡范心里有事, 福建11选5投注技巧到是未觉得饿,两眼一直盯着正门处看,一见张伟推门进来,便吆喝一声道:“都跪下,迎接龙头张大哥!”话音一落,十余人顿时跪了一起,齐声喝道:“叩见张大哥!”这些人中原来有几个镖局的趟子手,天生的好嗓门,再加上喊惯了镖号,现下用力呼喊,当真是声势浩大,颇为不凡。张伟猝不及防,听得如此声势到是吓了一跳。半响回过神来,才发现眼前又黑压压跪了一地,张伟心道:“还真是晦气,老子好好的你们又是张大嗓门哭丧,又是跪地叩头的,好健壮的男人,膝盖却偏生这么软。”干咳一声,张伟“哈哈”一笑道:“诸位好汉,何必如此见外。大家日后便是自已人了,这跪来跪去的,好生麻烦。张伟今日有话在先,日后大家切不要如此见礼了。”冯锡范到底还是叩了一下首,方站起来陪笑道:“龙头大哥的话,做小弟的自然要凛遵,不过礼不可废,小弟还是要叩了首方能起来的。”其余诸人亦各自叩首,方才一一站起。张伟见冯锡范此番带来的诸人无一不是精壮汉子,身上是劲装打扮,一眼看去,但能见其身上精肉凸起,双眼皆是凛凛有神,心下暗喜:“老子此番也混出头来了,不需花钱去请,便有这些江湖汉子便自来投。”心情愉悦之下,张伟便携了冯锡范的手一同入席,只觉冯手冷冷冰冰,且被汗水濡湿,握起来不舒服的紧,心下大悔,只得发誓日后再也不轻握人手。冯锡范到不知道张伟心里所想,见龙头老大对已亲热,心内早便乐开了花,直到张伟将手放下,仍兀自隐醉不已。直到张伟又邀其余人等入席,方才清醒。张伟见众人仍有些拘束,便笑道:“适才我来,隔着数十米远便能听到各位腹如雷鸣,想来是饿的时间久了,还好刚才我咐咐下人,各位都是江湖豪杰,不需要整治什么精致酒菜,只顾这般大块肉,大碗酒的端上来,现下看来,倒也合适,各位千万不要以为我慢待才好。”众人初闻张伟说听到腹叫,便各自扭捏不安,面红过耳,待听到张伟后面的话,心内皆是大为感动,均想:“这龙头到是不错,又肯陪俺们喝酒,还知道伸展们吃肉也爱大块的。”冯锡范惭愧道:“张大哥,是小弟没有管束好部下,请大哥责罚。”“说的这是什么话,人哪有不饿的道理!不需客气,大伙儿放量吃吧,别的不敢讲,一定管饱!”张伟在外奔波了半日,到也是饿了,虽然对眼前拳头大的肉块有些犯憷,不过见众人都在等他先动筷子,一咬牙,挟了一块五花肉,放在口中大嚼起来,一边嚼,一边含糊不清的向众人道:“各位,别楞着了,边吃边喝,我只管吃肉,酒是不饮的,你们自便,喝醉了睡他娘的。”众人欢然大笑,至此方放下心来,一齐开动大吃起来,原本就是精豪汉子,再加上饿的紧了,于是一时间筷子如雨点般乱飞起来。待各人吃饱喝足,张伟便安排人领着各人寻住处睡觉,本想着将冯锡范编入周全斌属下,却想到要与施琅商议成军的事宜,便只吩咐冯锡范静待安排,将其打发出去后,张伟只觉全身酸痛,不过内心喜乐,到是冲淡了这份疲倦。一时冲动下回到古代,若说没有后悔到也是假的。不论是言语,伙食、衣服穿戴、建筑模式,全部与现代不同。放眼看去,只觉得孤独寂寞。有时晚上独自一人回房,看到那些古时的陈设,竟然只想放声大哭一场。与父母兄长在一起时还未觉得有何难舍难分,现在一晃经年没有见面,心里对亲情的渴望也是令他难受的很。还好来此时日不久便认识了何斌、施琅,两人与张伟虽脾气禀性完全不同,交情到真是牢固的很,闲时与何斌下几盘棋,以言语调笑一下施琅,到也有趣的很,若非如此,纵然胸怀大志,意在天下,只怕这人生,也是无趣的紧了。现下这台湾基业已是一片兴旺景象,又有英雄豪杰主动投效,眼看心中大计有望,张伟醺醺然上床,将被一拉,也不宽衣,便这么沉沉睡去。第二天一早醒来,新闻资讯胡乱抹了把脸,用青盐擦了牙,便吩咐人传召所有镇首及施、何、周、刘等人一同至镇北镇上的的官衙议事。待张伟用过早饭,带着陈永华施施然乘马车赶到衙署议事时,所召众人却已到齐,正在大堂内静坐等候,那何斌悠然饮茶神情自若外,施琅却是没好气,向张伟横了一眼,以示抗议其第一千零一次会议迟到。张伟讪讪一笑,老了脸皮到主位坐了,咳了一声道:“大家既都来了,咱们今儿便商议一下,这台北已然有数万人之多,虽内有捕盗,镇丁,不致生乱,但若遇有外侮,则难抵敌,所以今儿召大家伙来,就是商议一下,如何建立一支百战雄师,以抗外敌。”张伟话毕,除施琅微微点头,以示赞同外,其余若何斌、镇首诸人,皆沉默不语,张伟急道:“何斌,你现在怎地越来越阴险了,有话便说,有屁就放,何苦在那里装模做样,小心我回头去你家里,将你那什么雨前一次喝个精光。”何斌苦笑道:“志华,你这毛燥脾气什么时候能改一下!我只是在思索现下正式立军会不会招郑老大的忌,还有,现下这台北库存银尚有五六十万两,看看能拿出多少,招多少人,你看你就急了!”其余镇首也都陪道:“我们也只是在思忖看看这四镇之中能有多少可用之人,却不是要反对的意思。”张伟被何斌弄的脸色通红,燥眉搭眼道:“廷斌兄,对不住了。我以为你心疼银子,不舍得出钱养兵。”何斌将手中茶碗一顿,说道:“志华,你亦太小瞧我了。我岂不知若是无人保护,咱们这局面大好,谁知道会有什么人眼红,想来分一怀羹,只是眼下却是不能大张旗鼓,小心招郑老大和荷兰人的忌。昨日台南荷兰人已派了人过来,说是要让咱们报去田地人口账薄,以备他们征税。”“什么?这些红毛鬼现下就想来摘果子了?”“正是。不过,就算是咱们现下有卫队千人,再招募一些,也决不是荷兰红毛鬼的对手。这一年多来他们来了上千的军队,在台南也管辖了十余万人,实力远在咱们之上,眼下翻脸,只怕这台北就此不能消停了。”“依廷斌兄的主张,该当如何是好?”“我看,眼下只得派人过去,与他们打打马虎眼,好在台南到台北并无道路,这红毛鬼要来只得坐船过来,亦非易事,这边的情形,可能他们也只是耳闻罢了,少花些钱,买个平安罢了。”何斌说完,抿了口茶,只待张伟决断。张伟此刻,心内却是翻江倒海,是战是和,却要好好思忖一番……“廷斌兄,我只怕应了这一回,日后就难免要受制于人了。”见何斌要辩驳,张伟又道:“自然,我亦知现下不是与那红毛鬼翻脸的时候,就算是咱们能打败他们的陆地军队,那红毛鬼把战船开来,将咱们海路一封,那咱们就是完了。现下咱们没有火炮战船,也没有火器,只凭大刀长枪,必然不是红毛番的对手。所以我的意思是,廷斌兄你辛苦一次,去与荷兰鬼交涉,能少给些银子,自然是要少给些。也不必太示敌以弱,个中关节,廷斌兄自个儿把握吧。”何斌长叹,默然不语,显是已应了这一桩差事。张伟见状,知何斌心内不悦,转而安慰何斌道:“这荷兰人来的比咱们早,身后实力又很雄厚,咱们暂且低头,也不是什么丢脸的事。”又见厅内诸人情绪低沉,张伟乃笑道:“大家伙别象死了老子娘似的,都打起精神来。那勾践连大便都吃得,咱们不过赔些银子,又何苦做这般苦脸。待咱们练出一支强军来,到时候连本带利讨回来便是了。”施琅问道:“那么咱们先招募多少人?”不待张伟回答,又接着说道:“依我看,咱们多多买些铁来,雇一些铁匠,拉起风箱练上几万件精良兵器,再练上数万精兵,那红毛鬼能多少人,咱们淹也淹死了他!”张伟道:“此事绝不能如此。我且问你,咱们大明在辽东屡战屡败,却是为何?”施琅尚未答话,周全斌便沉声道:“女真人善骑射,又是重甲装备骑兵,冲起锋来悍不可挡,故老相传:‘女真满万不可挡’,咱们大明皆是步兵为主,一遇鞑子骑兵便被冲跨。屡战屡战,也是无奈。”施琅却道:“全斌说的一半对,一半不对。女真人是骑射精良,甲胄也远比明军厚重,不过咱们屡战屡败,主因却不是为此。一则本朝历来是文人为帅,武人为将,文官统兵而不知兵,掣肘武将,太监监兵而掣肘文官,上下掣肘,安得不败。二则历来出关讨伐,总是分兵进击,咱们人数比女真人多,可总是要分兵进击,萨尔许一战,咱们每一路人马都与努尔哈赤的八旗军相当,可偏偏分成数路进击,结果被一一击溃。其实辽东兵马历来是明军精锐,努尔哈赤起兵前还是由辽乐出兵击败了倭人,倭人在朝鲜亦有十余万大军,女真人当时不满六万,若是选将得当,战法以步步为营,齐推并进,女真人安能不败!”张伟点头道:“施琅这话说的近了。那努尔哈赤原本是辽东总兵府中一家奴,原也不敢造反,若不是歔准了朝廷腐败,他安敢如此。其实辽东明军最精锐处,施琅却是不知。历次女真人进攻,吃亏都吃在明军的火器上。朝廷由徐光启由澳门向葡萄牙人买佛朗机,买红夷大炮,又仿制了一大批,尽数运往辽东。那明军神器营每五人便有一鸟统,十人一抬枪,皆是霰弹击发,虽携带不便,但每次一接仗,杀伤女真人大半都是由这些火器立功。辽乐糜烂,若不是有关内外都由红衣大炮和火器挡着女真人重骑兵的冲击,只怕他们早杀进关内来了。”施琅问道:“那朝廷为何不干脆全用火器,多铸大炮,那不是就能荡平女真了?”“哪有这般容易。明廷火炮,皆是用青铜铸成,工艺落后,铸造费时。且是三轮运动,行进缓慢,一门炮在明廷来铸,最少花费数万银两,那朝廷入不敷出,每年要有一半的银子给各地藩王,剩下的还要养全国一百多万的卫所军,还要养官,百姓固然被搜刮的苦,但朝廷收入却有大半落入贪官污史之手,哪来的银子改良火器。”“呸,朝廷养这么多废物藩王有钱,却不知道拿钱来荡平外侮。当真是无可救药。”何斌听到此处,也道:“吏治腐败,军制何尝又不腐败。那卫所军人皆是军户出身,老不能挑担,少不能扛枪,面黄肌瘦,走路都没有力气,平日里还要被都督们搜刮剥消,还要给达官贵人看门守户,打仗?那是想也别想。唉,我看这明朝,可能是要亡国啦!”陈永华原本只是闭目养神,虽每次会议张伟都带他来旁听,但此人立定主意不理会台湾的事,故而每次人虽到,魂却是神游万里。此刻听诸人说的这般热闹,又都是自已平时所思所想,虽然仍做着不理不睬的模样,耳朵却是支楞的老高,渐渐觉得,自已坚持去考进士为明朝效力,是否太过愚蠢。却说何斌施琅等人由议论辽东战事转而攻击整个明朝政府,言辞激烈,唾沫横飞,张伟开始听的到也有趣。毕竟听当年的明人非议明朝,更加的直接和帖切。不过眼看诸人擦枪走火,越骂越起劲,浑然忘了身处何地,所议何事,张伟只得大喝一声:“成了,大明亡不亡国,那是明朝皇帝的事,咱们这里完不完蛋,可得自个操心。”见众人不再说话,张伟又道:“既然大家都明白火器之利,依我的意思,咱们且不必大张旗鼓的招人,先派人过去葡萄牙人那边,学一下人家的火器是怎么弄的,然后重金请几个工匠过来,咱们自已造枪铸炮,身处海岛,没法儿练什么骑兵了,以后,咱们手下的军队,就是要以火器为主。至于军号,军制,我也想好了,军号就叫镇远军,下设金吾、神策、龙骧三卫,每卫先各募两千军士,我自任镇远军统领,施琅、周全斌、刘国轩任三卫统领,咱们现在不能自称什么将军,免的朝廷听到了,又生事端。”周全斌问道:“那原来您身边的卫士们怎么安排?”张伟道:“原来最早跟我的那批人还留在我身边,这一年来后募集的,就分散到三卫去做些小官儿,什么哨长,把总的,就由他们当中聪明点的来做。”众人见张伟想的周到,安排的妥帖,又见事情商议已毕,于是尽皆诺了一声,除张伟吩咐周全斌暂且留下,其余诸人各做鸟兽散,那何斌自去打点行李,准备船只,准备去台南与荷兰人交涉。张伟招手将周全斌叫到身边,吩咐道:“全斌,此番去澳门买枪炮、招募工匠、学习铸造的事情,就交给你办了。你为人谨慎细心,性子内敛好学,虽表面上不言不语,但我知道你比那些叽叽喳喳的人聪明多啦,你最早跟着我,我最信任之人也正是你,好生去做,可不要让我失望。”“至于建金吾卫的事,先交给一个刚投效我的好汉,此人姓冯名锡范,我看他人品尚好,做事也很稳健,特别是有大哥风范,这一点,你还要好生向人家学。让他做你的副手,一来他是个老江湖,凡事你不懂可向他请教,二来,你也给我好生看着他,此人现下是这般,将来如何尚未可知,不过人才难得,我还是要用他,防人之心不可无,此事你要放在心上。”周全斌素来不爱多话,听张伟如此推心置腹的说话,也只是用力多点了几下头,以示完全照办,张伟见他眼眶发红,笑道:“全斌,你只比我小几岁而已,切不要学这孩童模样,大丈夫,流血不流泪,切记切记。”当下摆摆手让周全斌退下,张伟便去寻何斌,在堂上不好商量细节,何斌临走时向他使了个眼色,张伟心领神会,见此地再无别事,便出门上车,向何斌住所驶去。到得何府,甫一进门便有何府家人将他领到何斌平日处理帐务的书房中去。张伟曾笑何斌,书房内半本书也欠奉,到是账薄票据之类,堆了满满一屋,何不干脆改书房为账房,到也帖切。何斌正埋首于帐薄之中,见张伟来了,也不招呼,只略抬了抬头,又继续将头低下。张伟与他熟不拘礼,知他正在算帐,到也没有打扰他,自顾自在何斌对面椅子上坐了,等着何斌看完。直到午饭时分,张伟肚子饿的咕咕叫将起来,何斌方抬头笑道:“志华,差不多了,咱们去吃饭,连吃边聊吧。”张伟摆手道:“算了罢,小弟可不敢在你府上吃饭了。别的也罢了,只几位嫂嫂一直吵着要给我做媒,便教小弟无法消受。”“这你到可以放心,今天咱们要论正事,就在这书房外室摆桌,随意吃一点便是。”见张伟不再反对,何斌便吩咐下人将酒菜送上,又送上铜盆来与张伟两人洗了手,张伟拱拱手道一声:“叨扰”,便自入了坐。何斌失笑道:“志华,你现下怎地也会这些,这可真是转了性了。”“嘿,入乡随俗,还不是你到我府上吃饭时常用,现下我学会了,你到奇怪起来。”两人先不说话,专心对付桌上的酒菜,一直到菜过三巡,饭吃了半碗,张伟方抚着肚皮道:“廷斌兄,此次赴台南,心里可有打算了?”“有何打算?见步行步罢了。听说那西洋红毛鬼不收贿赂,也不知道是真是假。”“西洋之人大多是贵族出身,自身就有封地田产,商行船只之类,若是受贿赂,与其名声有损,是以大半不会收的。不过,除了那揆一总督之外,他身边的那些红毛鬼总不会都是贵族,一个个试,总会有人贪财,这到是可以放心。”“总督不收,底下人收了只怕效果也不大。不过有内线总强过没有,我省得了。”“廷斌兄,此次咱们上缴的底线可定为五万银子每年,若是过了这个底线,宁愿和他们打上一场,损失个十万八万的,也不受这窝囊气。”“这我省得,咱们就是图省钱,若是他们狮子大张口,那就对不住的很了。”“建军所费的银子,按每个月饷银五两算,还需五两的伙食费用,再加上采买枪支,锻造枪炮,所费不少哇。”“我刚想好了,不管怎样,咱们不能任人欺凌,志华你志向非小,我一直是明白的,现下咱们库存银两约有五十五万,除了大规模种甘蔗需用的银子,手头上再少留一些,全拿出来让你建军便是了。”“如此甚好,小弟就留在这台北建军,廷斌兄去应付红毛鬼,咱们兄弟一定要打拼出一番大事业来。”放下心来的张伟又与何斌略商量了几句,便兴冲冲的告辞。何斌见他高兴,心内也颇愉悦,只是看到张伟的背影拐了个弯向大门处行去,方嘀咕了一句:“志华,你这军队花钱也太厉害啦,这么多银子,在内地足够招募十万八万人啦……”

  北京时间4月19日,美巡赛准备6月11日在殖民地乡村俱乐部重启赛季。尽管没有球迷,嘉信挑战赛的赛事总监仍感到巨大压力,因为“要确保我们一切做对”。

,,北京33选7